意外的個別輔導

大學生AU

 

夜晚,燈火通明的圖書館討論室,靠走廊的一邊是透明的玻璃窗,靠牆的一邊擺了幾部電腦,中央的長桌佔據了室內大部分的空間,只有萊因哈特一個人,坐在面對窗戶的方向讀書,其他的七個位置都是空的。

溫習完一段課程內容,萊因哈特冰藍色的眼睛眨了眨,視線從課本移到更前方的手錶,快八點了,看來今天大概會像上星期一樣,在這裡讀三個小時的書,就可以領到輔導員的值班費。

做為頂尖大學,對學生的程度自然有嚴格的要求,那些學習較為吃力的學生,奧丁大學從這學期開始辦理基礎科目個別輔導,即學校提供定時定點的課業輔導,由該科成績出色的本科生或研究生擔任輔導員,需要輔導的學生不必預約,只要在輔導員排班的時間內前往指定的地點,便可獲得免費的學習幫助,一對一的課程內容講授或解題指導。

受到專題指導教授的拜託,成績優異的大三學生萊因哈特,看在值班費還算優渥的分上,擔任了微積分的輔導員,在星期五的晚上第二次來到圖書館的214討論室值班。可能星期五晚上是很多人想放鬆的時間吧,還是知道這項服務的同學並不多?上個星期在這裡坐了三個小時,一個需要輔導的人也沒有。

沒有認真工作就有值班費,這種非自願當了薪水小偷的心情並不好,萊因哈特有些煩躁的撥弄了一頭燦爛的金髮,又翻動著放在一旁的微積分課本。這是大一的共同必修,不是每年都有一半左右的同學不及格嗎?為什麼不來輔導一下讓自己及格呢?

正在這樣想的時候,眼角餘光瞥見一個紅頭髮的高個子在窗戶外面探頭探腦。

「什麼人?」他出聲問。

「……我……呃……」

穿著白色上衣的高個子看起來這麼呆,絕對是微積分被當掉的類型,應該是想進來問問題又不敢吧。

「進來,坐這邊。」萊因哈特客氣地對紅髮學生指了自己右邊的椅子。

這位紅頭髮的學生看起來真的很遲鈍,坐下的時候腿還拐到了椅子腳,弄出了一些噪音。

「你的微積分課本呢?」萊因哈特問。

「沒有……」紅髮學生暖藍色的眼神流露困惑的神情。

真是的,來課業輔導居然連課本都沒帶,這麼不用功難怪你會被當掉。萊因哈特在內心翻了個大大的白眼,不過算你運氣好遇到我,我會逼著你好好用功的。

「好,用我的課本。」萊因哈特將課本推到紅髮學生面前:「你微積分哪裡不懂?」

「……全部不會。」紅髮學生露出人畜無害的微笑,暖藍色的大眼睛彎了起來,使得萊因哈特的心臟用力跳了兩下。

就算你微笑起來很帥,全部不會老師還是得把你當掉啊。萊因哈特翻開課本第二章的例題,這應該是整本書最容易的例題了:「這題,你求極限值讓我看看。」

面前大大的藍眼睛流露認真無辜又無奈的表情……搖搖頭:「這個我不會,什麼是極限值?」

金髮的優等生終於忍不住爆氣,好聽的聲音因為訝異而稍稍提高了:「不會?極限不是高中教過?」你到底怎麼混進我們學校的?本校不是號稱頂尖大學?

克制的深呼吸三次之後,萊因哈特將書本翻到第一章,以穩定從容的語氣說道:「今天我先教你一些函數的概念吧,我會從頭教你。」

雖然是個又混又蠢的同學,不過輔導員的工作就是讓你學會微積分,我一定能讓你學會的。

做好心理準備的萊因哈特,意外發現其實紅髮同學的函數基礎並不差,聽講也專心,不到半小時,他就可以開始講解極限的直觀,單側極限和無窮極限之類的內容。

「現在,當x趨近於零,你求這個極限讓我看看。」萊因哈特將寫著題目的計算紙推到紅髮同學面前。

這一次,紅髮同學一邊用柔和動聽的嗓音唸著計算過程,一邊流暢的寫下了算式與答案,然後將計算紙推回金髮輔導員面前。

「正確,就是這樣。」不知道為什麼,看到紅髮同學整齊大器的字跡,金髮輔導員感覺臉頰在瞬間燒燙起來。

他潔白細緻的手指急忙指在了下一題:「那麼這題,x正向趨近於零時,求lnx的極限?」

其實紅髮同學並不笨,而且可能因為認真的關係,他學得很快,在九點半鐘響,個別輔導時間結束的時候,萊因哈特已經教到了函數的漸近線。

「今天只能上到這邊。」萊因哈特皺了皺他姣好的眉頭,他有自己的課業要準備,但是紅髮同學的進度必須儘快趕上來,他的微積分實在太差了,幾乎,不,根本是一片空白。

金髮的指導員給紅髮同學指定了不少習題,看著同學認真的抄下習題所在的課本頁數:「開學已經第三週了,而這些是前一個學期的內容,你必須儘快打好前一個學期的基礎,我才能教會你這學期的內容。我建議你每天都要來個別輔導,雖然我只有星期五來這裡值班,但是別的日子有其他的指導員在這裡,你一定要好好用功,不然這學期及格的希望很渺茫……不,我一定不會讓你再次被當掉的。」

萊因哈特果斷撕下一頁計算紙,在紙上飛快地留下了自己的姓名和電話,交給紅髮同學:「如果把指定的習題做完,就打電話給我吧,週末也可以。」

萊因哈特收好桌面,拿了背包站起來:「那就這樣,晚安。啊,對了,你的名字?」

「齊格飛.吉爾菲艾斯。」

像一陣風,已經走到門邊的萊因哈特朝紅髮同學點點頭:「齊格飛,好俗氣的名字。不過吉爾菲艾斯這個姓很有詩意,我以後就用姓叫你了……吉爾菲艾斯。」

吉爾菲艾斯目送著金髮同學從夜晚的走廊中離去的身影,這真是奇蹟發生的黑夜。

他本來是過來找尋傍晚遺忘在討論室的水瓶,想不到卻坐在這裡聽天使講解了整個晚上的微積分。

吉爾菲艾斯腦中浮現了一些青蛙或老鼠遇到蛇的時候,動彈不得的畫面……這就是他第一眼看到金髮同學的反應,整個人瞬間失去行動、思考和對話的能力。

金髮同學叫他過去坐下,他就只能過去坐下,金髮同學問他會不會微積分,他就只能老實說不會,然後乖乖學了一個晚上。

這又像是金光黨的催眠術,他明明知道應該要澄清什麼的,其實只要說「我不是來請求輔導的,請問您看到我忘了帶走的水瓶嗎?」就可以的,但不知怎麼,當下完全開不了口,終至錯過了機會。

吉爾菲艾斯低頭凝視著寫有金髮同學姓名電話的計算紙,淡淡的酸甜滋味在心頭漾開。

萊因哈特.馮.繆傑爾。

原來你叫萊因哈特啊,我的天使,萊因哈特。

金髮天使,不,萊因哈特是這麼認真的教了整個晚上的功課,而自己佔用了他整個晚上的時間……如果知道這是一場誤會,自己並不是來請求課業輔導的,天使會覺得被欺騙了嗎?或是會覺得難過?

無論如何,不想讓金髮天使感到不愉快,也不希望今晚只是一個短暫的錯誤,如果可以,他想真正的認識他……

吉爾菲艾斯回想著萊因哈特的話,今天是開學第三週了,第三週,加退選應該還沒有結束。

他急急忙忙從背包裡掏出手機打開,登入學校的選課系統,接著搜尋「微積分課程」。

系統顯示有微積分A和微積分B,吉爾菲艾斯想,這大概和英文一樣是程度分班的吧,雖然他不太明白開給理學院和醫學院,或開給工學院修的微積分之間有哪裡不同。

不過如果有萊因哈特的輔導,不管選哪個都可以及格吧。吉爾菲艾斯一頭熱的點選了開給工學院的微積分B,按下修長的手指輕輕按下「確定加選課程」的方塊。

這樣,就可以毫無愧疚的接受個別輔導了吧。

當然,下次他一定會跟萊因哈特說清楚事情的原委。

 

 

评论 ( 12 )
热度 ( 68 )

© 不良葡萄Sauvignon的赤金酒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