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個別輔導 IV

期中考前的週末下午,圖書館的座位被準備考試的學生佔得滿滿的,就連吉爾菲艾斯和萊因哈特平時使用的討論室,也已經有好幾個不認識的同學坐在那兒安靜讀書或寫報告。

 

吉爾菲艾斯看著萊因哈特,金髮同學聳了聳肩悄聲說:「去別的地方。」

 

跟上萊因哈特的腳步,穿過了校園裡的樹林和草地,出了學校的側門,踏上一側有商店的街道,吉爾菲艾斯正好奇「別的地方」是哪裡,萊因哈特拉著他的袖口,推開一扇玻璃門,走進一家小店。

 

櫃台前面,金髮同學為自己點了一杯熱的牛奶咖啡之後,回頭問紅髮同學要什麼。

 

「跟你一樣。」吉爾菲艾斯盡可能表現得不動聲色,從皮夾裡掏出一張小面額的紙鈔付款,而萊因哈特沒有異議。

 

結果,一起喝咖啡這件事,在期中考之前似乎以出人意外的方式實現了。

 

咖啡送來之前,他們便先找空位坐下,店裡靠窗比較安靜的位置都有人坐,只得選了兩邊都是走道的四人座位並肩坐下。

 

吉爾菲艾斯將微積分的課本,題目和計算紙放在桌上,大部分的題目已演算或證明過了,在題號邊打勾的是計畫要跟萊因哈特討論的。

 

萊因哈特也帶了系上必修的功課,準備趁吉爾菲艾斯埋頭做題目的時間溫習。

 

書本文具佔了半張桌子,還有兩杯冷開水,最後是兩杯冒著白色蒸氣的熱牛奶咖啡送來。

 

吉爾菲艾斯很享受這個時刻,他認真寫著證明題,萊因哈特就坐在他左邊五公分的地方看著自己的書,光線明亮,空氣裡有牛奶咖啡的香味,還充滿著其他客人的絮語和聽不太清楚的音樂。

 

如此美好的時刻,僅僅維持了幾分鐘,甚至咖啡都還沒有涼到可以入口。

 

左側視野忽然變暗,抬眼看見一個又大又重的背包朝這邊甩過來。

 

吉爾菲艾斯當下的反應是立即將萊因哈特整個人往左側走廊推出去,那個像石頭一樣重的背包隨即接連擊中了桌上的熱咖啡和他的右臂,並且整杯熱咖啡就此傾倒,熱騰騰的深色液體撒在他被長褲遮蓋的大腿上,非常痛。

 

那個人可能是吃好準備離開,將背包甩到背上的動作太大,不甚對旁人造成了傷害。

 

在冒失的背包主人開口道歉之前,首先反應過來的萊因哈特先將還在桌上的冷開水淋在吉爾菲艾斯的長褲降溫。

 

事情發生得很快,吉爾菲艾斯收拾了自己的書本和萊因哈特被弄濕的書本,一隻手拿著萊因哈特跟店員要來的冰塊袋按在腿上,另一手被萊因哈特拉著向前快走。

 

一向很有方向感的他不太記得他們經過了哪些路,他只知道不很遠,因為似乎很快就到了,萊因哈特拉著他快步進了一個公寓,上了樓梯。

 

被金髮天使拉著手奔跑的心動勝過一切。事後回想起來,吉爾菲艾斯記不得被燙到一邊冰敷著的大腿當時是什麼感覺,記不得穿著濕的長褲在春天下午的街道上跑著是什麼感覺,他只記得被萊因哈特柔軟的手握得很緊,萊因哈特的手心是潮濕的。

 

吉爾菲艾斯的頭腦開始重新遲鈍的運轉起來,是當他眼睜睜看著萊因哈特抽掉他的皮帶,並且潔白修長的手指,看起來很靈巧然則實際上頗為笨拙地,怎麼也解不開他長褲開釦的時候。

 

為什麼解不開呢?他想。

 

「吉爾菲艾斯!你在聽嗎?快把褲子脫下來沖水!」他聽見萊因哈特焦急的聲音。

 

啊,對了,我燙到了,不過應該沒有萊因哈特想的那麼嚴重……

 

吉爾菲艾斯自己解開長褲脫下,果然並不嚴重,大概因為降溫得宜,右邊大腿的皮膚上連一個水泡也沒有起,實際上也不怎麼痛,只是紅了一大片,看起來頗為嚇人。

 

可是萊因哈特蒼藍色的眼睛裡,是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吉爾菲艾斯覺得心比腿要痛多了。

 

紅髮的大學生被推進浴室,金髮學生毫不遲疑拿起蓮蓬頭打開冷水朝他腿上被燙紅的地方噴灑。

 

下半身猛然被沖了冷水而感到冰涼,但吉爾菲艾斯的臉上開始發燙,因為他終於意識到自己在喜歡的人面前只穿著一條白內褲。

 

「謝謝你,已經不怎麼痛了。」大概過了幾十秒,吉爾菲艾斯笨手笨腳地關上冷水。他和萊因哈特都還穿著襪子,萊因哈特的長褲也沒有脫,冷水噴得他的長褲和襪子濕淋淋的。

 

「在這等我一下,我去拿毛巾和褲子給你換。」萊因哈特垂下眼睫沒看吉爾菲艾斯,出了浴室。

 

被獨自留下的吉爾菲艾斯,擅自打量著收拾的非常清潔但用品稍有凌亂的浴室,他的目光短暫停留在置物架上的幾個瓶罐上。

 

這次萊因哈特沒有進來浴室,他只敲了敲門,隨後伸進一隻潔白的手臂,拿著說好的乾毛巾和短褲。

 

「是我的毛巾和外褲,不過都是清洗乾淨的,還有我想你腿太長,我的長褲你大概穿不了……」

 

「哪裡的話,真的很謝謝!」吉爾菲艾斯趕緊伸手接過毛巾和衣物。

 

再次把客人留在浴室,萊因哈特這才有餘裕換下自己被水濺濕的長褲和襪子。

 

看到吉爾菲艾斯的不算嚴重的燙傷處以後,雖然比較放心,但萊因哈特不免為自己的冒失感到懊惱。

 

繼上次一頭熱,想指導人家根本沒有選課的微積分,這次是把人拖到自己家還脫了人家的褲子。

 

一定都是紅毛牧羊犬同學的問題,因為我平常對別人並不是這樣衝動冒失,萊因哈特負氣地想,而且,誰要你多事把我推開,害得我現在一直想一直想。

 

萊因哈特才換下濕褲子,浴室門忽然開了,他急忙說:「你等一下,等一下再出來。」

 

「我也還沒好……」吉爾菲艾斯的聲音是從浴室裡傳來的,萊因哈特趕緊套上外褲,心想,還沒好你開什麼門,害我嚇了一跳。

 

不過,當他看到吉爾菲艾斯仍然穿著被咖啡弄髒的長褲從浴室出來的時候,他猜到剛才吉爾菲艾斯為了拿回自己的長褲才打開浴室門。

 

「謝謝你的短褲,萊因哈特,可惜還是穿不下。」吉爾菲艾斯微笑的說。

 

為了處理又髒又濕的長褲和燙傷的腿,萊因哈特不得不讓吉爾菲艾斯儘快離開。

 

他本來想送吉爾菲艾斯下去,至少送他到大路上,但吉爾菲艾斯再三保證他對學校附近的路很熟,並且說好在下午剩下的時間將把想問的問題拍照,傳私訊請教萊因哈特。

 

最後萊因哈特是站在窗邊,目送紅髮同學離去。火焰般跳動著的紅髮在陽光下太顯眼,以至於吉爾菲艾斯朝他的窗戶揮手時,萊因哈特愣了一下才能回應。

 

剛才的事,萊因哈特認為以他的反射神經,應該可以避開無論是砸過來的背包或熱咖啡,可是他當時正專心在題目上,誠實的說,如果不是吉爾菲艾斯,被背包打中或燙傷的本來會是自己。

 

現在,他還能清楚回想整個人被吉爾菲艾斯身體推開當時的感覺,萊因哈特心情有些矛盾,雖然很感激吉爾菲艾斯的保護,對自己被保護的這件事又不免感到惱火。

 

晚上,當他解答完吉爾菲艾斯傳來的所有題目之後,忍不住在通訊軟體上問了理由。

 

“為什麼會把我推開?”

 

其實他問得不清楚,他想知道的是,為什麼當時吉爾菲艾斯會注意到那個人的背包朝他這一邊甩過來,又為什麼不是開口提醒而是推開,還有,吉爾菲艾斯不只是用手推開,還用整個身體強迫萊因哈特在瞬間移開座位,以致於咖啡牛奶傾倒在他的腿上。

 

訊息很快被標示為「已讀」,但是過了好幾分鐘以後,才收到“我也不知道。”的回覆。

 

萊因哈特咬了咬下唇,沒有繼續問下去。心中有種不清爽的感覺,他不喜歡這樣。

 

萊因哈特不愛社交,他慣於跟人保持淡淡的交集,友好但保持距離,他不太需要別人,別人也不太需要他,他一直很滿意這種獨立且自在的模式。

 

但吉爾菲艾斯的狀況,讓萊因哈特不自覺地改變了他一貫的社交方式,他原本極少主動聯絡誰,追著吉爾菲艾斯的微積分進度也不像他的風格,更不用說藉著通訊軟體為他解題。

 

當他拉住紅髮同學的袖口,拉著紅髮同學來到住處附近的小店,他從未想過自己會這樣做。

 

其實他想一直拉住紅髮同學的手,想撥亂那一頭看起來很柔軟的,彷彿紅寶石溶液染成的紅髮,可是理智告訴他這樣做是非常不妥當的,不可聽憑衝動行事。

 

這些都可以推說是為了讓吉爾菲艾斯學會微積分、通過考試,為吉爾菲艾斯莫名其妙的選課負起某種道義上的責任嗎?

 

萊因哈特歪著金色的腦袋,盯著「我也不知道」這條訊息看了很久。

 

最近「我也不知道」的事情可多了,雖然不知道,但又無從下手解決問題,這種不清楚不科學的狀態,讓萊因哈特凡事追求清楚的理工頭腦感到窒息。


评论 ( 6 )
热度 ( 49 )

© 不良葡萄Sauvignon的赤金酒窖 | Powered by LOFTER